雨桑

私を褒めってくれない

【米英】Pendulum(黑桃KQ设定)「1」

无衣同泽:

01婚约?逃婚!


 


灿烂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所挡住,但也从缝隙中挤了进去,足以照亮整个卧室,生物钟一向准确的亚瑟今天早上难得地起晚了,他不满地把手放在双眼上,试图遮住那耀眼的视线。


 


“肯定是斯科特那混蛋解了我的遮光术。”


 


亚瑟在床上打滚了两圈,不情不愿地爬了起床,发现书桌的花瓶上竟然插上了一束鲜艳的玫月花①,在这个冬天别说找到一束了,找到一朵都是有价无市,玫月花对温度太敏感了。亚瑟拨了拨花朵,发现更加奢侈的是瓶中竟然是乌尔泉水②,一种魔药的高级引子竟然被当作恒温水使用了,吓得亚瑟急急忙忙跑过去操作台是不是斯科特偷用了他的材料。幸亏最后还是虚惊一场,今天既不是他生日,也不是他的获奖,无缘无故收到玫月花,让他提起了十二万分精神,走下楼准备迎接那群可怕的家人。


 


“哟,早啊,我亲爱的弟弟。”斯科特挑起了眉毛,甩了甩叉子,亚瑟头顶突然冒出了一杯水准备倒下来,但他丝毫不胆怯,按照原本的步伐往饭桌走了过去,那杯水如影如形地挂在他头上。


 


“哼,障眼法。”亚瑟拉开了自己的椅子,往桌面敲了敲,头顶上的水杯不见了,反而是面前的空杯上从底下开始注入水,他瞪了一眼斯科特说道,“我房间的遮光术是不是你给解除了,我昨天才从安德鲁森林回来,都快要散架了,睡眠时间不足3沙漏③好吗!”


 


斯科特也敲了敲桌子,亚瑟的身边突然冒出了一堆叉子,直接往他盘里的花椰菜攻去,直接叉走了好几棵花椰菜。亚瑟啧了一声用勺子把叉子打了下来,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。


 


看到整个饭桌都这样乱哄哄的,从厨房里出来的柯克兰夫人生气了,直接把手上的丝菜④往两人的盘子里砸去,效果拔群,两人都对这盘子上的一坨绿色还会动的植物倒了胃口,这不是味道的问题,而是吃进了还在嘴里游动的触感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

 


“不能偏食。”柯克兰夫人也坐下来,用刀叉切着丝菜放到嘴里头。


 


亚瑟硬着头皮不断地叉着那些不断跳动的可怕植物,即使已经没有了生命,它们还依旧维持着生前的状态,突然,他想到了一个可以转移注意力的话题。


 


“今天的早饭怎么没见到父亲?”亚瑟把话题抛了出来,趁着柯克兰夫人不注意的时候用了个忽视咒,接着将盘子挪到了旁边。


 


“他去钟塔了。”柯克兰夫人放下了叉子,托着头盯着亚瑟。而亚瑟也没有错过斯科特那一瞥暗笑,心里警钟大作,不妙。


 


“怎么去钟塔了?祭司们又闹补贴不够,希望削减魔法师协会的补贴?”亚瑟随口说了几个理由,在脑海里搜刮着最近钟塔的各种消息,如果说得上是重大事项的也只有那个了……


 


“当然是给‘钟’回话啊,我们家亚瑟很荣幸担任黑桃Queen这个职位。”


 


这回答如平地响雷,吓得亚瑟猛地站了起来打翻了放在一旁的丝菜盘子,他脑海里头满是那个该死的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混蛋,哦,还有一根傻兮兮的呆毛,当时就是这么一副纯真样子欺骗了他的感情,现在还要把他拉入火坑,实在是太可恶了。


 


“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这件事了?父亲怎么可以擅自决定我的未来?!”


 


“柯克兰家是著名的魔法师家族,更何况谁都知道柯克兰家的幼子可是黑桃国顶尖的魔法师,黑桃Queen这个位置可是非你莫属啊,亚瑟。”斯科特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牛奶,笑得欢快,“这一届的黑桃King非常年轻有为,才十九岁就登上了宝座啊。”


 


“你对他的好感度不错啊,怎么不见你去当Queen?”亚瑟瞪了斯科特一眼,“柯克兰家的荣誉不需要多一个Queen来加持,彼特都已经顺利当上小鬼了不是吗?”


 


“没办法啊,当时魔法师协会举办的青年魔法师竞赛你不是获得了第一名吗?符合‘钟’要求的每个国家的Queen都必须是魔法高手这个条件,你父亲就在适龄名单里头添上了你的名字递交到钟塔里头,毕竟斯科特和King的年纪的确相差大了点。”柯克兰夫人挥了挥手中的叉子,把掉在地上面的丝菜和盘子碎片都扫在一旁,然后再给亚瑟添上了新的一盘丝菜。


 


“那时候他根本没说是为了选拔黑桃Queen的!而且奖品是失传了的魔药残本,他分明知道我对这个有兴趣,才故意把传单扔在我的邮箱里头。”亚瑟都快要气炸了,原来他早已掉进了圈套里头,自己还不自知,白让斯科特看了热闹,难怪他压根就没参与那个比赛。


 


“可刚才你不也接受了王宫送过来的玫月花吗?”柯克兰夫人再抛出了一个理由。


 


“你竟然还在上面用了痕迹显示,我碰了不代表我接受啊!而且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!玫月花在现在已经没有了求婚的含义,而且别说我,在王宫的那个小鬼估计连见都不想见到我,你确定这不是被迫送过来的?”亚瑟无力地撑着额头,果然,这是一个圈套,他直接被全家人给卖了,卖进了王宫去当Queen,这辈子就得老老实实地侍奉着‘钟’,还要管着无数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
 


听到这个问题,柯克兰夫人捂着嘴笑了起来,“我就知道你在担心因为以前的事,King就会讨厌你,放心吧,我刚刚才和Jack确认过,送玫月花过来的的确是King的本意,并不是其他人在威胁他哦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 


“那钟塔呢,钟塔那边就没有表示反对的?”亚瑟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希望奇迹的发生。


 


“看你在安德鲁森林过得太久了,本来就是各国魔法师协会选出的人员名单送到钟塔里去,接着再由着‘钟’挑选出Queen的候选人,祭司们审查无误后才接递到王宫里头,等待着King的最后名单。既然刚刚Jack已经亲自送玫月花过来,那就证明King本人没有异议了。”


 


斯科特也偷偷地施了个忽视咒,趁着柯克兰夫人不注意把丝菜往亚瑟旁边推,有些不怀好意地说道,“Queen的名单是不能再改了,你可以换一个王宫住,去梅花国怎么样,反正历年King和Queen不是同一个国籍的太常见了。以后我们一家还能去梅花国旅游呢。”


 


“别闹。”亚瑟觉得未来的道路一片黑暗,导致他连和斯科特掐架的欲望都没有了,他父亲送上去的名单再加上其他三国的名单,候选人起码有几十人,怎么就恰好挑中自己呢,还是挑中作为黑桃Queen的两个候选人之一,这不是违反了一直以来的四国实力均衡政策吗?更甚的是那笨蛋竟然最后还挑了自己,他是直接打算结婚之日就是开战之时?


 


痛苦地把一口丝菜塞到嘴里之后,亚瑟便离开了饭桌跑回了自己的房间,他不可以就这样坐以待毙的,当了Queen就受制于King,自己苦练了这么多年的魔法岂不是毫无用武之地了?


 


亚瑟把书柜里头的地图和各种禁书都翻了出来,心里头大概有了一个计划。婚礼上缺了一个人就等于这个婚姻无效吧,那不管缺的是对方还是自己都无所谓了。与其寄望于阿尔弗雷德那笨蛋反抗,还不如自己先收拾好东西隐匿身份躲藏一阵子。


 


逃婚,一个最简单而且能摆脱一切的完美方法。


 


〇Pendulum:钟摆;也有摇摆不定的意思,本文为《十九岁》的正篇,设定会有些许改动,或许以后出本再一起修改,目录:戳我


 


①玫月花:一种很漂亮的花朵,在平时是鲜艳的红色,在满月之时会变成银色,但对温度极为敏感,不能抗寒,一种除了有欣赏价值就没其他用处的昂贵花种。在古老的传说之中据闻是第一代黑桃King向黑桃Queen求婚的花朵。


②乌尔泉水:黑桃国的西北边乌尔城中的一口泉,出产的水清澈无杂质,适合炼制魔药。


③沙漏:扑克大陆的计时方式,一天有10沙漏。


④丝菜:一种条带状蔬菜,被摘了下来以后虽然已经死去,但保持着生前不断扭动的惯性


⑤‘钟’:据闻是赋予了扑克大陆魔法能力的“神”,不清楚人数,每个国家都有一个祭祀‘钟’的钟塔,各国的祭司们负责祈福祭祀,大鬼和小鬼则是直接传达‘钟’的意志的使者,由‘钟’直接指定,当大鬼失去生命则小鬼可继任大鬼,再由‘钟’指定小鬼。




失眠了,有错误告诉我躺尸完再改


国设短篇集本子正在预售,地址:戳我